网站关键词: 小型榨油机 | 液压榨油机 | 多功能榨油机 |
/
联系我们
公司产品/联系方式/在线洽谈
  • 1
  • 2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人工智能,是敌是友?

“2045年,奇点来临,人工智能完全超越人类智能,人类历史将彻底改变。” 集预言大师、科技大师与人类社会发展大师身份于一体的雷·库兹韦尔对未来科技的发展做出了如此预测。

4月27日,英国剑桥大学著名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教授在2017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MIC)上通过视频发表演讲,表示人工智能的崛起可能是人类文明的终结。

不可否认,从诞生之日起,计算机储存和处理信息的能力就超越了人类大脑的敏捷程度,并且还在悄然赶超人类智能。1997年,国际象棋棋坛神话加里·卡斯帕罗夫败给了电脑“深蓝”;2016年,谷歌人工智能AlphaGo又战胜了韩国棋手李世石;2017年,百度的人工智能机器“百度大脑”甚至以“智能革命”为主题作了一首长诗,“我来了,天上的云乘着风飞翔,心中的梦占据一个方向……醒来之后何时是归期。我要看到未来的自己。”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也打趣道,“30年后,《时代》杂志封面上,年度最佳CEO很有可能是一个机器人,它记得比你牢、算得比你快,根本不会对竞争对手生气。”

人工智能真的会给人类带来威胁吗?

人工智能威胁论不绝于耳,机器真的会反叛吗?

1972年,在一家离波士顿不远的实验室里,第一个在商业上获得成功的电脑控制手臂PUMA(可编程通用装配机械手)由于编程错误,开始前后振动,随着冲量越来越大,竟带动着与之固定在一起的桌子颠簸行进,把一个在实验室工作的研究生逼到了角落里大声呼救。这一机器手臂“暴走事件”虽然只是程序错误引发的、可挽救的意外闹剧,却也使人们陷入“人类是否会遭机器反噬”的思考,毕竟没有人愿意看到《终结者》的故事在现实生活中上演。

霍金不止一次提出了“人工智能威胁论”,并不断提醒人工智能科研者们在利用这一技术造福人类的同时,还需注意消除可能的威胁。

今年3月,霍金就向英国《独立报》表示,人类必须建立有效机制尽早识别威胁所在,防止新科技(人工智能)对人类带来的威胁进一步上升。而在2017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他再一次警示人工智能的崛起可能是人类文明的终结,短期威胁包括自动驾驶、智能性自主武器,以及隐私问题;长期的隐患主要是人工智能系统失控带来的风险,如人工智能系统可能不听人类指挥。

霍金相信生物大脑可以达到的和计算机可以达到的没有本质区别,计算机在理论上可以模仿人类智能,然后超越。因此,他的担忧在于,人工智能从原始形态不断发展,并被证明非常有用的同时,也在创造一个可以等同或超越人类的事物。这恐将导致的结果是:人工智能一旦脱离束缚,以不断加速的状态重新设计自身,人类由于受到漫长的生物进化的限制,无法与之竞争,将被取代,经济也将受到极大破坏。未来,人工智能可以发展出自我意志,一个与我们冲突的意志。

无独有偶。特斯拉与SpaceX公司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也表示:“如果必须预测我们面临的最大现实威胁,恐怕就是人工智能了,它们比核武器更加危险。如果人类创造出‘具有超级智慧的人工智能产品’,它在各方面能力远超人类,那么人类在强大的人工智能面前可能会沦为‘家猫’。”

但这种担忧也促使马斯克采取了一些行动,确保人工智能不会把人类变成二等公民。比如,马斯克近期宣布成立一家名为“神经连接”(Neuralink)的公司, 在人类大脑中植入微小电极,与电脑建立联系:把人类思维“下载”到电脑中,或将电脑中的信息通过电极“上传”到人脑,把人类智力与人工智能有效融合,从而提高人类的认知能力和记忆力,让人类有能力应对人工智能带来的威胁。

霍金和马斯克的忧虑,来自于对强人工智能,甚至是超人工智能的忧虑。前者指的是可以胜任人类所有工作的人工智能,后者则是在科学创造力、智慧和社交能力等每一方面都比最强的人类大脑聪明很多的智能。对此,BAT三巨头之一的李彦宏在今年的IT领袖峰会上表示:“别说超人工智能,就是强人工智能这个阶段,我们都很难达到。因为目前人类对大脑如何工作这个事情的认知才达到3%左右,实际上人类可能永远都搞不清楚人脑是如何工作的。”

机器正在为人类“代班”

相比之下,如果说今天我们所看到的所有人工智能算法和应用都属于弱人工智能的范畴,是专注于且只能解决特定领域问题的人工智能,局限性很大,那么它们便很难产生威胁。但李开复老师也道出了“残酷”的现实,即机器作为工具,已经代替人类从事了很多工作,未来10~15年,人类一半的工作将会被机器取代。

相关报道也验证了这一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