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关键词: 小型榨油机 | 液压榨油机 | 多功能榨油机 |
/
联系我们
公司产品/联系方式/在线洽谈
  • 1
  • 2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知识 >

行业知识

原检察官追讨工程款陷9年刑事错案 无罪后难追欠款

  青岛原检察官因追讨工程款陷九年刑事错案,无罪后难追欠款

  澎湃新闻记者 宋蒋萱

  无罪后已两个多月,青岛原检察官高祀君仍感到“被压得喘不过气”。

  这些天,他仍在为13年前的工程款纠纷奔波于山东省各级法院之间。而高祀君所涉的刑事错案,就缘于这场建筑工程合同纠纷。

  十多年前,高祀君以其妻子之名注册成立青岛金玖源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玖源”),承包了青岛广源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源发集团”)的工程,后为追讨工程欠款,金玖源将广源发集团告上法庭,经青岛中院、山东高院审判均获胜诉。在该案诉讼期间,广源发集团董事局主席胡谅伦等人先后前往公安机关报案,称金玖源未承接工程,高祀君在工程施工中存在诈骗行为、在工程造价鉴定中涉嫌妨害作证。

  随后,高祀君陷入一场历时9年的刑事错案之中。他被认定诱导鉴定人员孙建生高估工程造价120余万元,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高祀君拒不认罪,不断申诉。刑满释放后又过了近6年,2019年4月,青岛中院再审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改判高祀君无罪。

  高祀君告诉澎湃新闻(),无罪之前,其所涉的民事案件也被山东高院根据有罪判决书改判,扣除了120余万元工程款及利息。至今,该民事案件尚未根据其无罪判决予以纠正。同时,涉案工程款的执行也遭遇困局。

  如今,高祀君为曾承接工程感到最为后悔。他曾因此事被市北区检察院诫勉处分,后又因涉刑事案件被检察院除名。近日,高祀君正向市北区检察院申请恢复公职。

近日,高祀君正向市北区检察院申请恢复公职。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宋蒋萱 图

近日,高祀君正向市北区检察院申请恢复公职。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宋蒋萱 图

  被拖欠工程款,起诉广源发集团获胜诉

  高祀君此前为青岛市市北区检察院批捕科检察官。2003年,他与结识多年的朋友胡谅伦约定,由其妻子的公司承担蓬莱广源发沥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蓬莱沥青”)的建设安装工程的施工工作。根据公开报道,当年,位于青岛市城阳区的广源发集团位列中国500强企业第403名,2005年前后,胡谅伦以8.9亿元的身家进入了胡润富豪排行榜。

  承接工程后,高祀君先后组建了六个施工队伍施工,以其妻子为法人代表,注册了金玖源。两年后,工程竣工。2005年12月30日,广源发集团单方面向金玖源出具结算表和结算书。结算工程款为313万元余元。金玖源认为,该笔工程款远低于双方合同约定的国家规定的结款标准,多次与广源发集团协商,最终未果。

  实际上,当时广源发集团已面临资不抵债的困境。《中国经营报》曾援引广源发集团一位前高层的说法:“截至2004年年底,众多银行贷款到期,广源发集团无力偿还,资金链面临断裂。”此后,广源发集团以下属五家企业与中国化工集团油气开发中心(以下简称“油气中心”)进行资产重组,以图拯救危局。

  根据案件相关材料,2006年11月3日,油气中心与广源发集团下属五家企业共同出资,设立了青岛安邦石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邦石化”)。五家企业以33万元货币资金和10.64余亿资产(包含银行负债6.9亿余元)作为出资投入,持有安邦石化33%的股权。中国化工油气开发中心投入67万元,并为6.9亿余元的银行债务提供担保,持有安邦石化67%的股权。

  2006年2月14日,金玖源向青岛中院起诉,要求广源发集团、蓬莱沥青偿还工程款,并追加安邦石化承担连带责任,同时申请进行工程造价鉴定。青岛中院指定青岛价信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进行工程造价鉴定,鉴定工程师孙建生做出鉴定报告,鉴定涉案工程价值为1141万余元。

  2007年12月,青岛中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定金玖源为具体施工人,金玖源无资质承揽工程,广源发集团及蓬莱沥青应付给金玖源633万余元及从起诉之日算起的利息,安邦石化不承担连带责任。

  随后,金玖源及广源发集团均提起上诉。金玖源认为广源发还应当支付间接费(施工生产和经营、管理所需费用等)和工程利润,且安邦石化应当在接收资产的范围内承担清偿连带责任;广源发则全盘否认与金玖源存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系。